轻爽与厚实并重——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的新景观

        时间:2020.06.2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北乔

        当前,现实题材创作日渐成为网络文学新的巨大增量。或引入类型化创作模式,或探索贴合现实题材尤其是现实主义之下的现实题材创作新路径,网络文学现实题材的创作在呈现强势发展态势的同时,既保持网络文学的基因性特质,又在文化志向和叙事伦理上发力,提升文学的审美特性。


        作为以言情为主要内容的类型小说,网络都市言情小说的人物设定和故事空间,一直相对稳定。人物是才子佳人或在此基础上的演变,目的只在于以身份差别形成冲突。故事发展的空间,无论是职场、消费场所还是私人空间或虚拟空间,更多只是提供渲染性的环境,辅助男女情感的发展。这样的空间,是现实的,但也是浅表性的。唐家三少的新作《隔河千里 秦川知夏》,有了新的尝试。大运河不是爱情的背景,而是爱情的源泉。古老而年轻的大运河与同样古老而年轻的爱情在对视在对话,互为映照。现代都市的形象和细节,当然是现代生活最具代表性、最具活力的部分,但过于张扬的繁华总有些轻飘。那些从历史深处而来的文化时常处于隐身,但一直在场。这不仅是弘扬,更多的是尊重历史和文化在我们生命中的沉淀。


        爱情,不再是也不应该是生活的全部,或者说言情小说不能都只谈情说爱,只着重于爱情内部的风景。很多网络都市言情小说真切地回到生活,回到更真实更饱满的爱情生活,既满足了读者对于爱情风景的向往,又能让他们从中体味更多代入感。


        在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中,行业题材的作品占有很大分量。近几年热度很高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大多是行业题材。这些作品在对类型化小说延展和开拓的同时,占据的网络文学版图越来越多。对网络文学的创作规则和审美,也在进行有益的探索。行业题材小说,有许多作品视野宏大,在铺展行业发展巨幅画卷的同时带有强烈的历史感和时代感。Wanglong的《复兴之路》讲述的是大型国企红星集团在重重困顿中改革、复兴的故事。阿耐的《大江东去》主要讲述了以经济改革为主线,全面、细致、深入地表现了1978年以来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历史进程。齐橙的《大国重工》,通过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带读者回到20世纪80年代,重温中国重工业崛起壮大的创业史,等等。在书写大历史、大时代中,网络文学的行业题材既汲取了其他类型化小说优秀的书写模式,又通过参学纯文学叙事美学实现自我进化,着力开拓新的类型化小说。鲜明的动向是不再满足于单纯地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和书写人物的行动,而是开始构建人物与历史与时代的紧密关系,强化人物的命运感叙事。何常在的《浩荡》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背景,以三个主要人物在深圳的成长轨迹和感情经历为主线,展示了一代人的拼搏精神。小说不再是讲一个有吸引力的故事和一个动作层面的人,而是将人性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如此时代背景下的人物命运感,还原了现实的复杂性,丰满的人物、深刻的主题、宏大的历史观,闪现着传统文学的现实主义美学。


        网络作家拥抱现实生活的热情正在逐步升温,时下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新农村,也成为网络文学新的书写场域。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以此为题材的新乡村小说,有数部令人印象深刻。它们大都是以“带头人”为人物主线展开讲述,对标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深入乡村生活现场,以扶贫先扶志扶智、脱贫重在发挥当地优势等不同的向度,讲述乡村振兴中的新人物新故事。


        值得关注的是,网络文学的脱贫攻坚题材将网络文学的民间性充分张扬,乡村叙述不再是俯下身子达到平视的效果,而是进入乡村内部展开。情感是内心的生发,身份是百姓中的一员。既用心注视这一伟大事业进程中的故事,又特别重视对父老乡亲获得感幸福感的体味和描述。这是在为时代忠实记录,也是在为百姓表达心声,同时也在向全社会传递温暖的正能量。以鲜活的新媒体语言和故事结构的类型化小说策略,体现本真的乡土气息和朴素的人文情怀;以深厚的乡土文化和新时代的精神风貌,真实而精彩地言说新农村的大变化、大发展。这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终极目标相一致,也是网络文学走进乡村应有的初心。


        网络文学现实题材的创作,来自网络作家的主动意识,而作品成为阅读新的热点选项,说明读者有着乐于接受的心理需求。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就现实生活的丰富性而言,依然有着巨大的开拓空间。随着网络作家进一步紧跟时代,密切关注现实,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勇敢尝试新的创作理念和方法,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将一步步登高,成为网络文学版图重要的地标性景观。(作者:北乔,系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


        《光明日报》(2020年06月24日 15版)

        CopyRight © 2017 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官方网站| 京ICP证100935